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时间:2019-09-11 15:0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608次

标签:a

中秋节那天,我兴致勃勃来到“力量plus”门口,见到朋友阿华正好从健身房出来。

他格外自信又一本正经地回答:“真的呗。上帝给我关死了颜值的门,必定要打开才华的窗。不然,我可咋活?”

“力量plus”那里给我办卡的销售小斌,曾经是一名军人,为人诚恳、谦逊,比起只靠卖卡糊口的销售工作,他其实更希望成为一名健身教练。他经常向我们讨教关于健身的知识,自己也利用有限时间去训练。

那是我第一次正式上台演出,服装很不合身,有几处是用别针勉强固定住。尽管我一再小心,冬湄也咬紧牙关拼命支撑,当在我站上了圈顶准备起倒立的时候,源自她脚下的“波浪”又一次传给了我,我一下就慌了,赶紧弯腰把铁圈抓紧,观众席上也传来惊呼声。

1889年6月29日,霍姆斯的房子完成了一半。也是在这一年,芝加哥合并了恩格尔伍德,并且很快在六十三街和温特沃斯街附近设了一个新的警察辖区——第二分队第十辖区,距离霍姆斯的药店七个街区远。

健身房生意虽然火爆,但是器械却迟迟没有像他们当初承诺的那样去更新、增添,到处都是坏掉的器械,没人修。渐渐地,出现了有人偷哑铃的情况,这倒也不意外,毕竟先前还有人偷公用拖鞋。

于是,我找到了销售询问办卡事宜。销售开价780元“一年卡”,还强调“如果现在不办,未来的数月将会逐渐涨价”。相比连锁品牌健身房动辄上千的年费,这个价格对我比较有吸引力。只是我此前的健身卡,还有小半年才到期,现在开新卡着实不划算。

遗憾的是,为了与巴黎1889年落成的埃菲尔铁塔一较高下的芝加哥费里斯摩天轮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7月4日会有一场烟花表演。大家都十分期待,认为这是芝加哥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场烟花表演。

静了一会儿,我又翻了一遍面试名单,发现小荷的名字赫然入目——虽然是倒数,可是她考上了。她唯一能算作“练习”的两张卷,就是学校组织的那两场考试。而我,练习卷子恐怕比大学4年做过的所有习题都多。

4月中旬,我跟自己赌气,跑到一个蛋糕店去应聘店员,月薪2300元,不给交任何保险。我每天和同事一起跳早操,假装很快乐,可心里天天祈祷:认识我的老师和同学不要来买蛋糕。

起初,我天天盼着父母来艺校看我,为我梳头、冲牛奶、铺床,可父母一走,我就又无依无靠起来,也只能尽量让自己能干起来,和同学们一起提水洗涮。

“优围健身”也加入这场销售大战,他们除了发放传单,还招徕学生做兼职销售帮忙宣传,我有同学也加入其中。他们一说,我才知道,原来健身卡的价格跟销售给出的优惠有关,是可以浮动的,甚至听说,两个人一起报名“优围健身”,每人每年的费用只要500多。

室友们都是从各个学校选出来、通过入校前一个月的集训、优胜劣汰留下来的。而我能进学校,是父亲的朋友介绍的,他后来也成了我的教练——我一直为自己走了后门而自惭形秽,好一段时间都不好意思和大家搭话。

言毕,阿d叹了口气。这个亏是吃定了,至于他的那些会费,自然也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

又过了几个月,杂技班举行了一次汇报排练,我们完成了好几个造型漂亮的动作,我可以用肩膀倒立在另一个女生的脚底板上,双脚还转着毯子。如果辅以舞蹈编排,每个动作的难度再适当提升,就可以上台演出了。

李教练也早在另一座城市开始自己的健身事业,看起来过得还不错,前段时间还见他去旅游了。

2015年3月,我回学校参加选调生资格考试初选,以全校第一的成绩“霸”来一个名额。而之前以“实习”为名四处游山玩水、此前连考题长啥样都不知道的小荷,居然是“学院第二”,稳拿另一个名额。

“他们公示里写着放7天!”阿华气到加重了语气,夹杂着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

10月份的一晚,健身房突然停电,会员们颇为恼火,毕竟黑灯瞎火容易出事故。好在约莫过了一刻钟,电就来了。只是从这以后,不分白天黑夜,健身房隔三岔五就停电,而且时间越来越长。到后来晚上能不能来健身房训练,全凭有没有电。会员之间也开始流传,说这是经营不善导致的,健身房可能很快要倒闭了。

最终,我拼尽全力拿到了会计证,加上大专文凭,勉强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出纳员。

李建此时已成长为报社的“一支笔”,备受领导器重,总编一再承诺将来“事业编”招考时会优先录用他。

销售见我犹豫,便问我还有什么顾虑。我如实告知。他迟疑了下,随后找来一位自称经理的人。这位男经理看起来也是个运动爱好者,他当即显示出“诚意”:“同样的价格,我再给你多加几个月。”随后,便跟我们聊起锻炼的事儿,谈得还颇为投缘。

我常常会想,在本该读书的年龄,他们在练杂技,可杂技也不能演一辈子。当舞台寿命终结时,他们的未来又在哪里?

12月中旬我最后一次来到“优围健身”,这里已是大门紧闭,透着玻璃望去,里面的器材似乎还没被搬走。我在电梯里偶遇了一对中年夫妇,闲谈几句,得知他们也是在健身房倒闭前不久才开卡买课,花了不少钱。

“没事儿,你这才参加一次考试。”她赶紧坐下来单手搂住我,“我们同学、朋友家,凡是考上公务员的孩子,没有一次就中的。有的都考了五六次才考进去。”

街区的巡警每天在巡逻途中都会经过霍姆斯的房子。警官们完全没有起疑,而且十分友好,甚至非常袒护霍姆斯。霍姆斯熟悉每位巡警的名字。他会请他们喝一杯咖啡,让他们在他的饭店里免费吃一餐,或是给他们一根上好的黑雪茄——而警察们很珍惜这些显得亲近而体面的示好。

李建对我说:“现在我们更不应该放弃公考。你想啊,考上了是锦上添花,考不上维持现状也还不错。心里没压力,没准儿就更容易考中呢!”

李建对我说:“现在我们更不应该放弃公考。你想啊,考上了是锦上添花,考不上维持现状也还不错。心里没压力,没准儿就更容易考中呢!”

那一年,我22岁了。夏天回家休假,我认识了父亲好友的女儿小梦,当时,她已是一所着名医科大学本硕连读的学生,杂技团团长的儿子也考上了政法大学,我们也因此时常相聚。我这才忽然意识到,但凡是认识的同龄人,几乎是大学生了,即便没考上大学,总也是上过中学的。

他有些心烦意乱地问安娜是否介意去隔壁房间一趟,去步入式保险库帮他取一份遗落在那里的文件。

饭常吃不饱,零食就凸显出了它的重要性,可零食一多,老鼠就来了,它们在我们寝室的夹壁里做窝,常常在一间寝室被盗的瓜子花生,隔天会在另一间寝室的鼠洞中露出踪迹,整个寝室都弥漫着老鼠的味道。

一天训练的时候,阿d走过来悄咪咪地和我说:“你看那个教练,贼恶心。”

新生的到来,让健身房又热闹起来,又开始时常出现器材需要排队的情况。

我没有听从亲朋劝告辞职备考。我怕考不上,再失去这个临时饭碗。好在之前参加培训的功底还在,我没再花钱买课,只是把自己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自学上。

--- 新华网进入首页
标签:a
作者:不详